樂齡網 >>  家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0-08 09:45:28

 

41958年左右,那時我六歲,我們家搬到了衛星新村。

衛星新村的房子是自建公助性質的,是父親單位大隆機器廠公助的,也就是說工廠出資建造,按月扣工人工資,扣完后房子歸工人。

在我小時候看,衛星新村規模宏大,非常有氣派。都是磚瓦結構兩層的樓房。從南到北前后共五排,每排有十間,每間樓上下有一個直套,沒有衛生間,廚房間樓上下合用。那個年代衛星新村沒有圍墻,更沒有什么保安。

與衛星新村毗鄰,東南邊的是平民新村、平民后村,北面隔了一條污水河就是上海郊區菜農的田地了。不過到了2019年,那里早已是高樓林立,市區從這條污水河開始向北延伸擴展了有數十里吧。

我們家收入低,只住得起樓下一層,大約二十幾個平米。樓上是另一戶人家,戶主叫姜春元。他們家有點錢以后,想買下整套房子就與我爸媽商量,讓我家從32號搬到34號。

34號里,公用的廚房一割為二。我們家人多,就在廚房間打了一個小閣樓。我和弟弟爬竹梯上閣樓睡覺。大直套也是一割為二。前面住的是外婆,里面是爸媽住。等小妹妹出生以后,一家七口,住房更加擁擠。

不過到了1969年,我插隊下了鄉,大妹妹出嫁與阿根妹夫住到金龍伯父的小房子里,接著大妹妹在鐵路北面的九間頭有了他們自己的房子,再后來,我弟弟結婚,新房自然在衛星新村,后來外婆帶著我小妹妹到揚州南門外的老家去,看望插隊到運西鄉的我。等外婆得了食道癌就老死在揚州老家再也沒有回到上海衛星新村。再后來,我有了第一個兒子榮,榮一周歲以后就被他爺爺接到上海與奶奶叔叔娘娘他們一起生活了。而我的小兒子寧也即將出生。

算起來,我在衛星新村住了將近15年,那可是我童年至少年時期的黃金時光。在這里,發生過許許多多的難以忘卻的故事。

請允許我簡單的回憶其中一些經歷和故事吧。

我是在附近中山北路第一小學入學,讀完三年級轉到中北六小,最后憑不錯的成績考取區重點中學陜北中學,就是現在的晉元中學。上中學的路也不是很遠,靠近普陀區工人文化宮。

時遇文化大革命,我在陜北中學讀初中,零零散散大約有5年,其實真正讀書的時間只有一年半左右吧,原因是停課鬧革命。

當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大潮來臨時,班主任崔老師和到我們學校支左的解放軍葛排長鼓勵同學們到黑龍江軍墾農場,這是68屆首批動員。我報了名,上了紅榜。但是老家祖母非要我去她那里,并讓我伯父跑腿辦好了接受我去老家的四級證明,就是生產隊、大隊、人民公社和邗江縣政府的手續。于是在196938日,我離開衛星新村去揚州老家修理地球啦。

值得自豪的是:

在衛星新村,母親常常帶著我在夜里十一二點步行到大隆機器廠去接下班特遲的父親。文革時期因為我父親是車間當權派,挨批斗寫坦白交代書,我幫助父親抄寫過許許多多次。

在衛星新村,我和大妹妹、弟弟常常到小菜場撿菜皮等回家當菜吃,那是因為自然災害時期上海的蔬菜供應非常緊張的緣故。我們三人還經常到衛星新村后面木材堆貨場去剝削原木上的樹皮回家當做引燃煤爐的材料。我一直認為那樣做很好玩是一種游戲。根本不知道那是貧窮、那是落后。

在衛星新村,我愿意聆聽老人嘮叨他們自己的故事,得到了老人們的青睞,特別是32號的好婆和41號親婆。她們常常把零食塞給我。

在衛星新村,我喜歡讀書講故事,成了故事王,受到新村發小的尊重,因此衛星新村的愛聽故事的小朋友都叫我大哥。其中一位叫范大頭的,后來知道他的年齡比我大時就氣勢洶洶跑到我家責問:我為什么要叫你大哥?我回答:真滑稽,我啥時候要你們叫我大哥啦?哈哈哈!

在衛星新村,我經常到新閘路嫡親娘娘家、到海防路堂舅舅家、到金陵東路表大娘娘家和吳涇大表叔家做客。

待我最好的當然是嫡親娘娘,她視我為小上賓,總是歡喜地做拿手的好菜招待我(有時還有我弟弟)。以致我大表弟葉山至今仍舊吃醋不已。

其次是大表叔國秀,他當時在安徽煤礦關注,好像是招女婿到吳涇鄉下的,上海有親戚去,表叔覺得很有面子,熱情招待,還帶我去河邊捉螃蜞玩耍。

再其次是海防路舅舅,記得我插隊以后回滬探親,舅舅拿出好酒西鳳招待我和我的弟弟。

至于金陵東路的表娘娘,她是一位老實人,很喜歡我。但是他家是表姑父說了算。在揚州老家表姑父對我說:“東華,我一直認為你是最懂道理的伢子!”我這才知道,為什么我在金陵東路能夠與他兒子叫華子一起玩耍并爬上小閣樓過宿了。

也有一些可笑的往事:

1,因為沒有衛生間,男孩男人都是去公共廁所方便,小便池在新村北面,臨近一條蘇州河支流的臭水浜。大便池稍遠一點,可是人很多很忙,常常要排隊等候的。女人用馬桶。天天清早就有清潔工拖著糞車在巷口呼叫:倒馬桶嘍,馬桶拎出來倒啦。

我上小學一年級的那年,過春節,媽媽幫我買了一條咔嘰褲子,年初一早上讓我穿上。我忽然肚子痛,急急忙忙地跑去公共廁所,自然要等候,等輪到我時,我解不開褲子啦,新褲子紐扣特緊,解不開,扯不斷,結果拉在褲筒里了。趕忙回家換褲子,臭烘烘的一屋子沼氣,弟弟妹妹與鄰居孩子都笑得要昏過去。我想,這能怪我嗎!

2,家里最寵我,弟弟妹妹也可憐兮兮的讓著我。我特別的挑食,豆制品除了粉絲、涼粉之外都不吃。許多蔬菜也不喜歡不吃。吃了一點肥肉哪怕是肉絲上的一點點就會頭昏甚至嘔吐。作怪不?什么都要票券的年代,什么都缺的年代。你又不是什么貴族后代!大概是老天懲罰吧,結果我們家姊妹兄弟四個唯獨我下鄉了,吃苦受罪,磨礪成長。四年半的農村生活以后,我常常對家里人說:“現在的我呀,除了狗屎什么都吃!”“頓頓都是美餐!”母親為此常常說:“我都沒有你嘴潑,哇污塌相的,怎么吃得下去?”

3,文革停課時,在學校被紅衛兵砸破門敞開著的樓梯間內,一眼就可以看到堆得亂七八糟的書籍,其中有我喜歡的三本書。一本是《牛虻》,一本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本好像是《三國演義》。我像做賊似的拿了回家,心中是忐忑不安,卻又自我安慰,“竊書者不為偷也!”就是這三本書陪我度過許多停課在家的時間。

4,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總是把大家遺落在飯桌甚至是涼床上的飯粒等食物撿起來放到自己的嘴里。表叔國秀叫我不要吃,要注意衛生,他女朋友卻夸獎我,我自己理直氣壯地說:“我不是嘴饞。因為毛主席教導我們,要勤儉節約,反對鋪張浪費!”

5,······

在我下鄉以后,不知道是哪一年,衛星新村拆遷了。等我回上海探親,我們家搬到了離衛星新村二三百米遠的嵐皋路。

 

共獲得積分:3 ,共3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精華文章

苔泥沐细雨 野趣草丛间

[閱讀]

最新活動

  • 1
  • 2
  • 3
雪诺和塞布尔客服
喜盈棋牌下载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下 老板欢乐麻将全集下载 天天红包赛靠谱吗 188比分雷速 属虎今天打麻将财运 欢乐麻将辅助 豪利棋牌网站怎么进不去 云南11选5体彩吧 广东推倒胡麻将下载 梦想网赚团队 吉祥麻将吉林麻将规则 盈讯篮球比分直播 正宗哈尔滨麻将游戏 江苏体彩e球彩下载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