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0-08 09:45:28

 

41958年左右,那时我六岁,我们家搬到了卫星新村。

卫星新村的房子是自建公助性?#23454;模歉?#20146;单位大隆机器厂公助的,也就是说工厂出?#24335;?#36896;,按月扣工人工资,扣完后房子归工人。

在我小时候看,卫星新村规模宏大,非常有气派。都是砖瓦结构两层的楼房。从南到北前后共五排,每排有十间,每间楼上下有一个直套,没有卫生间,厨房间楼上下合用。那个年代卫星新村没有围墙,更没有什么保安。

与卫星新村毗邻,东南边的是平民新村、平民后村,北面隔了一条污水河就是上海?#35760;?#33756;农的田地了。不过到了2019年,那里早已?#27465;?#27004;林立,?#26143;?#20174;这条污水河开始向北延伸扩展了有数十里吧。

我们家收入低,只住得起楼下一层,大约二十几个平?#20303;?#27004;上是另一户人家,户主叫姜春元。他们家有点钱以后,想买下整套房子就与我爸妈商量,让我家从32号搬到34号。

34号里,公用的厨房一割为二。我们家人多,就在厨房间打了一个小阁楼。我和弟弟?#20048;?#26799;上阁楼睡觉。大直套也是一割为二。前面住的是外婆,里面是爸妈住。等小妹妹出生以后,一家七口,住房更加拥挤。

不过到了1969年,我插队下了乡,大妹妹出嫁与阿根妹夫住到金龙伯父的小房子里,接着大妹妹在铁路北面的九间头有了他们自己的房子,再后来,我弟弟结婚,新房自然在卫星新村,后来外婆带着我小妹妹到扬州南门外的老家去,看望插队到运西乡的我。等外婆得了食道癌就老死在扬州老家再也没有回到上海卫星新村。再后来,我有了第一个儿子荣,荣一周岁以后就被他爷爷接到上海与奶奶叔叔娘娘他们一起生活了。而我的小儿子宁也即将出生。

算起来,我在卫星新村住了将近15年,那可是我童年至少年时期的?#24179;?#26102;光。在这里,发生过许许多多的难以忘却的故?#38534;?/span>

请?#24066;?#25105;简单的回忆其中一些经历和故事吧。

我是在附近中山北路第一小学入学,读完三年级转到中北六小,最后?#38745;?#38169;的成绩考取区重点中学陕北中学,就是现在的晋元中学。上中学的路也不是很远,靠近普陀区工人文化宫。

时遇文化大革命,我在陕北中学读初中,零零散散大约有5年,其实真正读书的时间只有一年半左右吧,原因是停?#25991;?#38761;命。

当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潮来临时,班主?#26410;?#32769;师和到我们学校支左的解放军葛排长鼓励同学们到黑龙江军垦农场,这是68届首批动员。我报了名,上了红榜。但是老家祖母非要我去她那里,并让我伯父跑腿办好了接受我去老家的四级证明,就是生产队、大队、人民公社和邗江县政府的?#20013;?#20110;是在196938日,我离开卫星新村去扬州老家修理地球啦。

值得自豪的是:

在卫星新村,母亲常常带着我在夜里十一二点?#21483;?#21040;大隆机器厂去接下班特迟的父亲。文革时期因为我父亲是车间当权派,挨批斗写坦白交代书,我帮助父亲抄写过许许多多次。

在卫星新村,我和大妹妹、弟弟常常到小菜场捡菜皮等回家当菜吃,那是因为自然灾害时期上海的蔬菜供应非常紧张的缘故。我们三人还经常到卫星新村后面?#38745;?#22534;货场去剥削原木上的树皮回家当做引燃煤炉的材料。我一直认为那样做很好玩是一种游戏。根?#38745;?#30693;道那是贫穷、那是落后。

在卫星新村,我愿意聆听老人唠叨他们自己的故事,得到了老人们的青睐,特别是32号的好婆和41号亲婆。她们常常把零食塞给我。

在卫星新村,我?#19981;?#35835;书讲故事,成了故事王,受到新村发小的尊重,因此卫星新村的爱听故事的小朋友都叫我大哥。其中一位叫范大头的,后来知道他的年龄比我大时?#25512;?#21183;汹汹跑到我家责问:我为什么要叫你大哥?我回答:真滑稽,我啥时候要你们叫我大哥啦?哈哈哈!

在卫星新村,我经常到新闸路嫡亲娘娘家、到海防路堂舅舅家、到金陵东路表大娘娘家和吴泾大表叔家做客。

待我最好的当然是嫡亲娘娘,她?#28216;?#20026;小上宾,总是欢喜地做拿?#20540;?#22909;菜?#20889;?#25105;(有时还有我弟弟)。以致我大表弟叶山?#20004;?#20173;旧吃醋不已。

其次是大表叔国秀,他当时在?#19981;?#29028;矿关注,好像是?#20449;?#23167;到吴泾乡下的,上海有亲戚去,表叔觉得很有面子,热情?#20889;?#36824;带我去河边捉螃蜞玩耍。

再其次是海防路舅舅,记得我插?#21491;?#21518;回沪探亲,舅?#22235;?#20986;好酒西凤?#20889;?#25105;和我的弟弟。

至于金陵东路的表娘娘,她是一位老实人,很?#19981;?#25105;。但是他家是表姑父说了算。在扬州老家表姑父对我说:“东华,我一直认为你是最懂道理的伢子!”?#33402;?#25165;知道,为什么我在金陵东路能够与他儿子叫华子一起玩耍并爬上小阁楼过宿了。

也有一些可笑的往事:

1,因为没有卫生间,男孩男人都是去公共厕所方便,小便池在新村北面,临近一条苏州河支流的臭水浜。大便池稍远一点,可是人很多很忙,常常要排队等候的。女人用马桶。天天清早就有清洁工拖着粪车在巷口呼叫:倒马?#29677;叮?#39532;桶拎出来倒啦。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年,过春节,妈妈帮我买了一条咔叽裤子,年初一早上让我穿上。我忽然肚子痛,急急忙忙地跑去公共厕所,自然要等候,等轮到我时,我解不开裤子啦,新裤子纽扣特紧,解不开,扯不断,结果拉在裤筒里了。赶忙回家换裤子,臭烘烘的一屋子沼气,弟弟妹妹与邻居孩子都笑得要昏过去。我想,这能怪我吗!

2,家里最宠我,弟弟妹妹?#37096;?#24604;兮兮的?#31859;?#25105;。我特别的挑?#24120;怪?#21697;除了粉丝、凉粉之外都不吃。许多蔬菜也不?#19981;?#19981;吃。吃了一点肥肉哪怕是肉丝上的一点点就会头昏甚至呕?#38534;?#20316;怪不?什么?#23478;比?#30340;年代,什么都缺的年代。你又不是什么贵族后代!大概是老天?#22836;?#21543;,结果我们家姊妹?#20540;?#22235;个唯独我下乡了,吃苦受罪,磨砺成长。四年半的农村生活以后,我常常对家里人说:“现在的我呀,除了?#32933;?#20160;么都吃!”“顿顿都是美?#20572;?rdquo;母亲为此常常说:“?#21494;?#27809;有你嘴泼,哇污塌相的,怎么吃得下去?”

3,文革停课时,在学校被红卫兵砸破门敞开着的楼梯间内,一眼就可以看到堆得乱七八糟的书籍,其中有我?#19981;?#30340;三本书。一本是《牛虻?#32602;?#19968;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32602;?#19968;本好像是《三国演义》。我像做贼?#39057;?#25343;了回家,心中是忐忑?#35805;玻从?#33258;我安慰,“?#20801;?#32773;不为偷也!”就是这三本书陪?#21494;?#36807;许多停课在家的时间。

4,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总是把大家遗落在饭桌甚至是凉床上的饭粒等食物捡起来放到自己的嘴里。表叔国秀叫我不要吃,要注意卫生,他女朋友却夸奖我,我自己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是嘴馋。因为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勤俭节约,反对铺?#29228;?#36153;!”

5,······

在我下乡以后,不知道是哪一年,卫星新村拆迁了。等我回上海探亲,我们家搬到了离卫星新村二三百?#33258;?#30340;岚皋路。

 

?#19981;竦没?#20998;:3 ,共3条加分?#36824;?#25910;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那年那月的农村女人们(1)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
雪诺和塞布尔客服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彩票基础 天津11选5在哪里买 双色球彩票工具箱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群熊掌号 今日头条电脑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九九棋牌游戏手机版 福彩极速快3 微信新赚钱法 吉林11选5稳赚技巧 双色球2017120蓝球 股票行情大盘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加盟植物染发赚钱吗